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都市激情  »   精品情人 第九章

范婷婷再没有说话了,可是她心里什么都明白。原来她父母是一谈恋爱就发生了性关系,发生了性关系就有她,有了她父母才结的婚。这就是她妈妈说的,一谈恋爱就结婚,结了婚后就有她……

这时的范婷婷才真的认识到,他们今晚的行为,如果不是陈臣收敛自己,也可能就会步她父母的后尘。因此她母亲才会有感而发,什么走我们的路这样的话也带了出来。

范婷婷的母亲认真地看着范婷婷:

“你是真的长大了。你们的关系能够定下来,爸爸妈妈也很高兴,作为你可要认真对待。陈臣是机关里数一数二的年轻人,是姑娘们追的目标,你要好好把握就是了。特别是你那认性地脾气要改一改。你在父母面前肯定什么都会让着你。你要和陈臣相处,处处你都要让着他。在相处中增加了解,两个人才会感到有意义,才会产生感情,也才会产生爱,最后才会得到幸福。妈妈对你们的要求,你们要好好相处,好好相交,一定要珍惜你们的感情。另外在他空的时候,你把他带回家来,认认老丈人,认认丈母娘。”

范婷婷见她母亲没有再说什么了,就拿起自己的手包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。就在她快要进门的时候,她母亲又对她说:

“你快去洗个澡换换衣服。”

范婷婷的母亲说完,也朝她住的房间走去。等她一进房门,便对正在桌前看书地范书记说:

“我们婷婷找到对像了。就是政府办公室里的那个小陈。”

“小陈!是哪个小陈?”范书记放下手里的书,“政府办公室姓陈的年轻人有两个,你说的是哪一个?”

“就是那个叫陈臣的小伙子。听说这个年轻人工作能力还很强呐,政府那边的头头们都很喜欢他。”

“你说的是那个陈臣啊。”范书记看上去也很高兴,“这个小伙子是不错,听组织部讲是机关里配养的苗子,马上要谁备下派他。”

“什么!机关里马上要下派他?”

范婷婷的母亲有点着急的:

“那我们的婷婷可要不高兴了。他们的关系刚刚定下来就要下派他,婷婷一定有点受不了。”

“这有什么,下派也就是两年嘛,而且还是在我们市。如果婷婷想见他了,随时都可以下去看他嘛。”

“你们这些男人知道什么!陈臣这种年轻人,本来就是姑娘们追的目标。如果让别人知道他还是配养的接班人,那大家不都去抢嘛!特别是你那个宝贝女儿又不在他身边,你能保证他今后不会有变化吗?看来我明天可得好好给婷婷说说,叫她一定抓紧点。另外我刚才还给婷婷交待了,叫她把陈臣带回家来。到时候你这个当书记的,再给他施加点影响!”

范书记喝了口水,对婷婷妈也高兴地说:

“那你就叫婷婷把他带回家里来,你我一起给他施加点影响怎么样?”

“你今后还真得关心关心咱们的女儿。小的目前还在大学里念书用不着我们操心,那咱们现在先从婷婷开始。让她们以后有一个好的工作,再给她们安个幸福的家,这才算尽到了我们的义务。”

老两口再没有说什么了。他们洗完了脚就去睡了。

范婷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她回想起所走过的路,既让她高兴又让她害怕。自从她在机关大院内,发现了陈臣以后,她多么希望能得到陈臣的爱。可是在她刚开始见到陈臣的时候,陈臣他心不在焉的那个样子,好象她这么一个大姑娘,根本就引不起他的注意似的。而今天她已经得到了陈臣的爱,这真让她太高兴了。特别是当她想到她让陈臣抱紧的时候,他那样深情的吻她,和那样激情的抚摸,让她的全身又一次火辣辣的。范婷婷在那里甜甜的回忆着,在回忆中伴随着长夜的流失……

由于范婷婷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,这一天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。也算是她今天幸运,办公室里全天都没有让她干什么事。

在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,她一看表快要下班了,她就赶紧来到陈臣的办公室里,她要告诉陈臣在这个星期天,她爸爸妈妈要叫他到她们家里去吃饭。

当范婷婷来到陈臣办公室的时候,和陈臣一起办公的同志,还有两个没有离开。他们收拾好了东西以后,就和范婷婷陈臣打了个招乎后也都下班去了。

陈臣见那两个同志已经走出了办公室,他便笑着问道:

“昨天晚上你睡好了没有?”

范婷婷看了一下门口,见那两个同志已经看不见了,便轻轻的打了一下陈臣:

“你说呐?你弄的人家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。我一闭上眼睛就觉得你又在亲我,又在摸我,让我一个晚上……”

范婷婷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在她的眼睛里全部都是幸福的。

范婷婷收了一下心情然后又认真地:

“我今天来主要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。这个星期天我爸爸妈妈要见你,要你到我们家里去吃饭。”

“你爸爸妈妈是不是要相亲?我这个样子他们能相得中吗!如果是相不中的话,他们会不会把我这个女婿给赶出来?”

“他们早就相中了。”范婷婷走到陈臣跟前,两个人幸福地搂在一起。范婷婷吻了一下陈臣,“如果他们要是看不上你,我现在也不会在这个地方。现在我们的关系定了,你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。你现在是个单身,平时老在单位食堂里吃饭。他们这样做,一是想让我们多一点时间在一起,再一个也是给你改善改善生活,想尽一些他们作长辈的心意。”

陈臣把搂着范婷婷的手松开了,他见桌子上再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了,便对范婷婷说:

“走,我送你。”

范婷婷又把身子依在陈臣的身上,她脸红红地:

“我想上你那里去……”

“算了,”陈臣在范婷婷耳根悄悄地,“你还是早一点回去,吃了饭早点休息。咱们现在才刚刚开始,以后的时间长着呐。另外,咋天晚上我也没有休息好,因为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接触女孩子身体,一闭上眼睛就总觉着你就躺在我的怀里。你的体温,你那醉人的体气……

陈臣说到这里,范婷婷的身体又和他越靠越紧了,他笑了一下:

“不说了,我们也该下班了。”

陈臣和范婷婷走出办公室来到街上,方向是朝着范婷婷的家走去的。他们走着走着,范婷婷一下又站住了,她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陈臣:

“我还是想到你家里去,那怕只是让我稍坐一会……”

“不,就是不行”陈臣有点坚决地,“刚才不是说好了吗,你要快回去休息。”

陈臣觉得他的口气重了,他又换了另一种语气在范婷婷耳根悄语着:

“……你要是不听话,你想要的那样东西我就偏不给你!”

范婷婷撒娇的轻推一下陈臣:

“你又使坏,哪个要你什么东西。”

范婷婷收了收心绪,语带关切地:

“那咱们谁也别送了。你也回去吃点东西赶紧休息。记住,星期天哪里也别去,到时候我来接你。”

范婷婷先朝她的家走去,陈臣见范婷婷这次真的离开了,也转身开始回家。但他刚走了几步,又转身站在那里,见范婷婷已消失在大街的尽头他才又一次转身回家。

星期天陈臣起床以后,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室内的卫生。经过一阵忙碌过后,书籍也摆放整齐了,门窗玻璃不但擦的很亮,地板都拖了好几遍。要洗的衣服也都全洗了,现在他打扫后的宿舍,让人感到特别整洁和舒服。

九点刚过,范婷婷就来到陈臣的家。今天的范婷婷打扮的有点随和。耳环她戴的是一副带坠的。口红不是艳红的了是淡红带灰,但涂的很淡。她的两条美腿上套着肉色丝袜;脚上穿的是枣红色的带尖凉鞋;一件白底碎花质地很轻的特短连衣裙罩在她的身上,把一个妙龄女性的曲线美全部都展现了出来。虽然今天的妆束让范婷婷用了不少心思,可在她的言谈举止中,仍然露出了她故有本性的另一面——贪婪和野性!

范婷婷一踏进陈臣的房内,她感到和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。她用审视的眼光到处察看着。她看到了屋里的卫生按她的标准还差的很远,可和过去相比,也算是一次大的改观。她高兴地夸奖道:

“你还真行,市政府的大办事员,今天学会打扫卫生了,这个我喜欢。因为我这个人最喜欢卫生,而我自己又不习贯动手。我们结婚以后,这家里的卫生我可不用犯愁了。今后我的衣服,有了孩子以后孩子的尿片屎片,你可要把它们全包下来,你要记住喽!”

陈臣见范婷婷今天很高兴,自己也很开心。他说:

“等我们结婚的时候,我再把这房子粉刷一下,另外再添几件家具……”

范婷婷没有等陈臣把话说完,就把话接过来说:

“我妈说了,家具的事你不用操心,全部由他们来办。要什么样子让我们去挑,!”

“这不好吧,我们结婚尽量还是由我们来办才好。”

“什么!我们自己来办?”范婷婷拉陈臣在沙发上坐下,“你我才几个钱,我们结婚我爸爸妈妈也应该给我陪送嫁妆。何况结婚的时候也是一个要钱的好机会,能要为什么不要!”

“可你爸爸妈妈的钱也来的不易,他们也只是那点工资,要供你妹妹上大学,还要供养你爷爷奶奶……”

“去去去,”范婷婷有点不耐烦地,“我看你这个人真是有点愚,我们一家人全靠他们那点工资?我的耳环、项链、介指、手上的包,哪一件是自己买的!”

范婷婷见陈臣还不明白,把话一转:

“算了,不说这些了,你在机关里待长了就知道了。”

范婷婷从沙发上站起来,她又问陈臣:

“你今天是第一次到我们家,你准备了没有?你带点什么礼物给我爸爸妈妈?”

陈臣一下子显得有些诧异,然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地:

“东西我还没有准备。我主要是不知道你爸爸妈妈喜欢什么,想问问你以后再去买!”

这件事陈臣原来还真没有想到,因此范婷婷问他的时候,他才有点尴尬。但他的脑子好使转的快,他这样回答反倒让范婷婷更高兴。因为这件事只所以还没有去办,是想听听她的意见,这让范婷婷在心理上有一种满足感。

范婷婷在那里想了想,她感到这件事还真地不好办。要说带点好烟茗茶好酒什么地,她爸爸妈妈什么也不缺。到最后,她自己也不知道送点什么好了,她对陈臣说:

“干脆,今天你什么也不要带,兴许这样还好些。”

“那不行!”陈臣有点着急的,“你不是说今天我是第一次到你们家吗?按老礼我们家还应该下聘礼呐。你还是帮我想想,我应该带点什么东西最好!”

范婷婷又想了想突然她高兴地:

“有了,我爸爸最近开始在练书法,这件事你看能送点什么?”

“那就去买几支好毛笔!”

“毛笔?”范婷婷兴奋地,“我想想……对,毛笔好,他天天练字,他一提起笔就会想到这笔是你送的,我想他一定很高兴。”

“那我给你妈送点什么?”陈臣好象又想到了什么,“哎,你再想想,光给你爸爸送几支毛笔俗不俗?”

“送毛笔……,我看就廷好。我妈妈的东西我也想好了,你就送她一付麻将。我妈最近不知怎么的了,一下爱上了麻将,她一下班就约她们医院里的几个医生在一起打麻将。”

“那好,只要你说行,那我们就买这两样东西。我们现在就去怎么样?”

“走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范婷婷走到陈臣面前,眼睛里放着光,“亲我一下,我现在好想好想……”

陈臣好象也大方起来,他托起范婷婷的脸,就和范婷婷热吻起来……

一阵热吻过后,范婷婷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,她伸进陈臣的裤裆里,抚摸那件可爱的东西。

陈臣让范婷婷抚摸的快要忍不住了,他拉出了范婷婷的手喘着粗气说:

“我们还是快去买东西吧,让你爸爸妈妈等的太久了不好。”

“……我不!我现在那里都不想去……”

范婷婷很不情愿的在那里撒着娇。

陈臣看着范婷婷撒娇的样子,差一点笑了起来。他哄着范婷婷:

“现在咱们快去买东西,如果你真喜欢玩的话,等一会到你家里,咱们再到你房间里好好玩。”

范婷婷听陈臣这样说,她又一下兴奋起来,她搂着陈臣亲了一下:

“好,等一会看那个小狗不敢。”

两个人总算停下来了亲热,互相帮助着整理好了衣服。范婷婷又补了补妆,两个人才一起上街去买东西。

第十回;情郎初次进闺房,美女抱住就上床

陈臣和范婷婷他们先来到文具总店,他们挑了很久,最后特大号的毛笔选了两支,大、中、小号的又各选了两支。毛笔选好以后,陈臣又给毛笔配了一个坐式吊架,把毛笔吊在笔架上,给人一种考究感。

陈臣范婷婷从文具总店出来以后,他们又来到麻将专买店,选中了一付纹着花边的麻将。两样东西买好以后,他们两个就直去书记楼,来到范婷婷的家。

陈臣和范婷婷一起来到范婷婷的家门口,范婷婷一进屋就大声地:

“爸妈我们来了!”

范婷婷的爸爸妈妈听到叫声,他们都从房间里走出来。她妈妈高兴的迎着招乎道:

“你们来了,快,快坐!”

范婷婷的爸爸范书记朝厨房里叫了一声:

“小菊呀,快倒茶来!”

范书记叫罢,也边让坐边自己坐下来。

范婷婷满面春风地,把一个购物袋交给她爸爸:

“这是陈臣给你买的一套书法笔!”

范书记接过购物袋,从袋子里取出毛笔和笔架高兴地:

“这笔好,这套笔好!这回我练字可有笔用了。”

他边说边在那里欣赏着各个型号的毛笔。

陈臣站在范书记旁边,看着范书记手里的毛笔:

“我和婷婷想了半天,不知道送你点什么好,前段时间听说你在练书法,就给你买了这几支笔!”

范婷婷又把另一个购物袋交给她妈妈:

“这是陈臣送给你的,是给你休息的时候用来玩的。”

婷婷母亲接过袋子,一看里边装的是付麻将,立刻就笑了起来:

“你来家里还带什么东西。这回好了,休息的时候,我那些朋友也好到家里来玩了。”

这时范婷婷好象想起了什么,她马上拉起了已经坐在那里的陈臣:

“陈臣,你还没有叫我爸爸妈妈呐。”

陈臣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。婷婷妈立刻接话说:

“今后来家里就叫伯父伯母好了。”

这个时候陈臣的情绪已经调整过来了,他跟着叫了声:

“伯父伯母。”

范婷婷的爸爸妈妈见陈臣叫了他们,他们便以话代答地:

“好了,好了,坐坐……”

范婷婷在陈臣又要坐下的时候,又一次拉住陈臣,她对陈臣也是对她爸妈:

“现在面见完了,下边该到我的屋里看看了。”

范婷婷说完,就拉着陈臣进了她的的寝室。

范婷婷的卧室里,这里真是一个女人的世界。她的床边桌上,放着很多本时装杂志。化妆台上,放着很多叫不上名子的化妆品。一个半开着的大柜里,挂满了多种款式的胸罩和内衣。整个室内,到处都是青年女性的气息。空气中还有一丝淡淡的幽香。

陈臣走进范婷婷的卧室以后,范婷婷立刻就把门关上并按下了反锁扣。她拉着陈臣坐在床边,开始就去脱她的衣服。

陈臣见范婷婷要来真的,便开始始制止道:

“不,不要这样。等一会你妈妈进来了可不好!”

范婷婷根本听不进去,她也没有去理陈臣。她先脱去了自己的外衣,又取下了她的耳环和项链,她打开了乳罩背扣脱去了乳罩。脱去了她身上最后的一点东西内裤。跟着她像疯了一样,一下子扑在陈臣身上,把陈臣压在床上狂吻起来。

开始的时候,陈臣心里还有些害怕,他怕范婷婷的妈妈进来就不好了。因此,在范婷婷脱衣服的时候,他只是制止和劝阻着:

“别,别这样……”

可是当裸体的范婷婷压在他身上狂吻他的时候,他的欲火也被范婷婷逗了起来。他也一下子脱去了衣服,并紧紧的和范婷婷抱在一起,就在他刚刚把情种,插进范婷婷体内的时候,当当当的敲门声,让他们又不得不停了下来。范婷婷的母亲在门外摧叫着:

“快出来吃饭了,你爸爸都在那里等着呐!”

范婷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,她的血液快要凝固了。她稍稍停了一会后,一股无名火从她的心里升起,几乎要让她大吼起来。她像疯了似的在陈臣身上又打又抓,嘴里还不住的念着:

“你坏,你坏,你坏,你每次都弄的让人家难受……”

到最后范婷婷差一点哭了起来。

陈臣从床上挣扎着站起来,又把范婷婷拉起来搂在怀里,并狠狠的亲了几下:

“别闹了,我们快穿衣服,今天我是第一次来你们家吃饭,老让他们等着不好。”

范婷婷的心也慢慢的静下来了,但她的脸上,仍是一百个不高兴。她掰开陈臣的手,自己开始穿她的衣服。

陈臣见范婷婷已经开始穿她的衣服,自己也很快把衣服穿好,他还在梳妆台前把他的头发梳了梳,让他的神态更好些。

范婷婷穿好衣服以后,也在梳妆台前补了补妆,她见陈臣已经准备好了,就又稳了稳情绪,便开门和陈臣一起来到饭厅里。

范婷婷的爸爸妈妈见他们两个出来了,便笑着让着坐。

范婷婷母亲见范婷婷和陈臣紧挨着坐下了,又转身到火房里去,和小保姆小菊一起,把所有的菜肴都端了上来,并摆了满满一大桌。

范婷婷的爸爸打开了一瓶五粮液,他给陈臣、给范婷婷的母亲各倒了一杯酒,然后他问范婷婷:

“你喝什么?你要喝什么你自己倒,来……”

范书记刚要敬酒,范婷婷从她父亲手中抢过酒瓶,给自己也倒了一杯:

“我当然也喝这个。来,大家一起!”

大家都把酒杯端起来了,范书记笑了一下对陈臣说:

“你今天是第一次来我们家,我们全家欢迎你。这个家今后也是你的家,你什么时候想来你就来。来!现在我们先把这第一杯酒干了!”

范书记说罢,他自己先喝了一口。

范婷婷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,她见陈臣也把酒杯里的酒喝完了,就拿着酒瓶走到她父亲身边:

“爸,你应该把酒喝完才是。今天可是陈臣第一次来我们家,第一杯酒你得全喝了,来。”

她从桌上端起她爸爸的酒杯递给她父亲。

范书记接过酒杯,也一口把酒喝了下去。

范婷婷又给她爸爸斟满了酒,也给陈臣和自己的杯里倒满了酒。这时她看见她妈妈的酒杯里还有半杯酒,就给她妈妈的酒杯里加了一点,然后她拉了一下陈臣,陈臣一下也明白了,就和范婷婷一起举杯,陈臣先说:

“我和婷婷祝伯父伯母一切都好,祝二老身体健康!”

然后,他就一口把酒喝了下去。

范婷婷也跟着补了一句:

“我也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!”

跟着她也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。

这一轮敬完之后,范书记坐下来夹了点菜边吃边说:

“前段时间你在外语上给婷婷很大帮助,她的外语能力提高不少。随着国家对外开放工作的深入,外语工作会越来越受到国家重视。对于从事外语工作的人员来说,要求也会越来越高的。因此,你今后还要多帮帮婷婷。”

范书记又看着范婷婷:

“我这个女儿从小就让她妈妈宠坏了,脾气很坏,她要是太不象话了你就告诉我们,让我们来教训她。”

“爸!他今天第一次来家里你就向着他,今后我肯定会受他欺负的。”

范婷婷在那里撒着娇说。

婷婷妈给陈臣夹了一点菜放在他碗里;

“来,吃菜,你们不要光顾着说话好不好。”

范书记喝了一口酒又接着说:

“下个月你就要下去代职下派了,组织部告诉我,你到双河镇代理科技副镇长。这次下去主要是让你们这些从学校直接分配到机关工作的同志们,去熟悉基层政府的工作。也就是一个人要想当好市长,他必须得先学会当好县长。你们只有熟悉了基层工作的方方面面,对你们一生都是有好处的。”

陈臣又给范书记倒了一杯酒,他边倒边说:

“这次机会确实难得,组织上这么关心我,下去后我一定好好学习。”

“爸,你给组织部说说,干脆也让我下去锻炼锻炼。”

“你!你一个姑娘家下去干什么?”婷婷妈又说,“你可不要给你爸爸没事找事。”

“我可不是没事找事。这次下去的人,听说都是组织上配养的对象。我在外事办也是有文聘的年轻人,多培养一个接班人,也是一件好事。这又有什么不对嘛!”

“你呀!”范书记笑了一下,“当前最主要的是做好你的翻译工作,要多出成绩。如果你要是有了成绩,爸爸我就是不说话,领导上也会培养你当接班人的。”

自从陈臣在范婷婷家吃饭以后,范婷婷经常一下班,就跑到陈臣办公室去接他。有时是叫他回家吃饭,也有时是范婷婷约陈臣到她家里玩。按范婷婷的说法,她要占去陈臣休息时间的空间,隔断陈臣和其它姑娘们的一切联系。并通过他们的接触,培养她和陈臣之间的感情,让陈臣更加爱她。她还想通过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的机会,早日得到圣果,叫陈臣不能不去爱她。

陈臣在和范婷婷的接触中,他也有他自己的想法。因为范婷婷她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,而是市委书记的宝贝女儿。他对范婷婷爱他的方法虽然不能完全认同,但他也不能让她不高兴。他只好在他们的接触中,把握好一个度字。就是在他们还没有结婚之前不能出事,不能和范婷婷在床上寻欢。他要尽最大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,做到既让范婷婷高兴,又不能让她主导了自己。

几次范婷婷曾问陈臣,他跟她交往的时候为什么会那样,不痛痛快快的和她亲热。开始问他的时候,他只是对她笑笑,如果是再问他的时候,他也会把话题叉开,到后来她问的次数多了,他只好告诉她,因为她是市委书记的女儿,他对她的爱又是认真的,因此他要认真地对待他们的婚姻。他要对待起她爸爸妈妈,更要对待起她,不能让一时的感情冲动,损害了她的名份。

陈臣的回答,让范婷婷更加感动。虽然她多次想利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达到她早食圣果的目的。但当她想到陈臣给她说的这些道理的时候,她又收住了她的情心。就这样,虽然他们常常在一起亲吻,紧紧拥抱和发出欢叫的抚摸,但他们还是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,没有作爱,没有交欢。

离陈臣下去代职的日子只有几天了。范婷婷这两天的情绪波动很大。在她想来,陈臣没有和她结婚之前,任何一个漂亮的女孩都可以去爱他。也都可以和他同争这个男人。

虽然她有当书记的爸爸这棵大树,可是爱美女不要江山的男人是大有人在的。她想来想去只有抡先和陈臣结婚,才能把他们的关系固定下来。

可是在这么几天的时间内,她的这种想法要让她的爸爸妈妈和陈臣都接受,而且按时办好,可以说是太困难了。因为她毕竟不是一个俗家姑娘,到街道去办个手续,几个亲朋好友在一起吃顿饭就算完了。

可是她要结婚,一个是要征得她爸爸妈妈的同意,同时还要让陈臣也接受她的这个动议。二是要装修房子和置办家具,最后还要定下日子发送请柬,添些衣物和用具等等。因此,在这种情况下,她要提出来结婚,她父母肯定是不会同意的。可是,不结婚又无法把她和陈臣的关系捆在一起。这就是几天来,她情绪一直波动的主要原因。

范婷婷经过几天思想上的反复以后,最后她终于拿定了主义,她要在陈臣下去之前,成为陈臣实质上的妻子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来往,她确实感受到,陈臣对她的爱是认真的。如果他们能成为实质上的夫妻,陈臣就会认真对待他们的关系。一旦有什么蝶花袭来,他就会有抵御的能力,使他们的关系免生变故。

时间在一天天过去,时间不得不让她作出最后的决择。她要用陈臣下去前最后一个星期六的晚上,让陈臣成为她实质上的丈夫。

范婷婷定下了她要做的事情以后,下午她到办公室里打了一个照面就离开了。因为今天就是礼拜六,她要按她设想好的方案先要作些准备。她先到街上去买了一些陈臣爱吃的菜,又回到家里去洗了一个澡。随后她又拿了两瓶好酒送到陈臣家里,并在陈臣下班之前,来到陈臣的办公室接陈臣。